存单变保单支取收手续费 邮储银行忽悠当事人

摘要:向金融网点购买理财产品要多留个心眼。本报记者 吴恺 摄 “我去邮局存2万元,怎么就变成买了1年的保险了?”昨天,来沪打工的朱先生致电本报,称自己在邮局存款时遭受了保险公司派驻邮局的人员欺骗,误买了保险。“老家有急事,我今天去邮局取钱,结果发现自...

  ■本报记者 尹训银

向金融网点购买理财产品要多留个心眼。本报记者 吴恺 摄

  “2010年我们去镇上邮政储蓄所存款,工作人员非让买泰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保险产品,说买保险的利息比存款高而且还能分红,所以我们就分别买了几万元不等的泰康人寿保险,可前几天到期后去取款时,储蓄所给的利息却比正常的存款利息还低,收益损失了不少。”近日,山东省聊城市阳谷县高庙王镇部分村民向本报反映了他们的窝心事。记者进行了调查。

  “我去邮局存2万元,怎么就变成买了1年的保险了?”昨天,来沪打工的朱先生致电本报,称自己在邮局存款时遭受了保险公司派驻邮局的人员欺骗,误买了保险。“老家有急事,我今天去邮局取钱,结果发现自己当初是买了保险了,现在提前拿钱非但没有利息,连本金都要扣掉6%。”朱先生大呼上当。

  存款变成买保险

  本报记者 顾卓敏

  近日,阳谷县高庙王镇村民张先生告诉记者,2010年他到镇上邮政储蓄所存钱,工作人员告诉他,把钱存到银行不如买泰康人寿保险,因为泰康人寿保险的利息要比存款的利息高,而且到时还能够分红。在工作人员的极力推荐下,张先生将3.1万元存款买了5年的泰康人寿保险。5年到期后,张先生去储蓄所取款时发现利息才3厘,比当年正常存款利息还低6厘,收益损失900多元。

  要存款却被“忽悠”买了保险

  另一位姓朱的村民反映,他也是听信邮政储蓄所工作人员宣传,将自己辛辛苦苦靠卖菜挣来的3万元现金买了泰康人寿保险。到期后,朱先生发现利息很少,找到邮政储蓄所讨说法。经协商,邮政储蓄所给了朱先生一桶50多元的大豆油息事宁人。

  昨天,来沪打工的朱先生向记者反映,今年2月10日,他到位于松江区庙阉寺邮政储蓄所存钱,“当时,我手头有2万元打工所得的积蓄,想在储蓄所存一年定期。由于当时排队办理业务的人很多,所以我就在一旁排队”。就在此时,一位貌似储蓄所工作人员的女士迎了上来,“她问我办什么业务,然后就说,她来帮我办理,而且利息还比存定期高,还不用排队。”就这样,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朱先生很快办妥了“存款”。

  高庙王镇一位姓李村民告诉记者,阳谷县像他们这样去邮政储蓄所存款变成买泰康人寿保险的人还有很多,有些人维权态度坚决,邮政储蓄所就给一桶50多元的大豆油,也有人自认倒霉,放弃了维权。

  “其实那天从服务窗口递出来的有一张存单,还有一份印有中国人寿保险字样的单据。当时我也问过为什么会多一张东西,但是工作人员回答我,都是一年定期,差别不大的。”朱先生坦言:“出于对邮政储蓄的信任,我也没再追问,存好后就拿着单据回家了。”

  未详细告知风险

  提前取款要被收6%违约金

  4月17日,聊城市阳谷县高庙王镇邮政储蓄所一位姓孙的工作人员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当时已经向存款人讲明了,给他们买的是泰康人寿分红型保险,分红型保险有一定风险。如果保险公司收益好,存款人的收益加利息就会水涨船高。相反,如果保险公司的收益不好甚至亏损,存款人的收益就会低。“这个情况在办理存款时工作人员就已经给他们讲清楚了,而且存款人都已经签字认可了。”工作人员说。“既然你们已经给存款人说明了,那他们为什么还要找你们讨说法呢?”记者问。工作人员说,主要原因是保险产品的收益低,没有达到存款人预期的目的。

  但是,眼下急等钱用的朱先生怎么也没有想到,当他昨天前往邮政储蓄所提前取款时却被告知,因为保单没有到期,如果要提前终止就等同于退保要扣除一大笔手续费,同时,柜台的工作人员也劝朱先生尽量不要退保。“我怎么也没想明白,怎么存款变成了保险,提前取款非但没有利息还要扣本金,当初怎么没人跟我提过?”当朱先生准备去找当初那位“工作人员”时,却已“物是人非”了。

  针对高庙王镇一些村民反映的存款变成保险一事,聊城市阳谷县邮政局一位魏姓工作人员打电话告诉记者,邮政储蓄所工作人员一开始就给存款人讲明白了,分红型保险有一定风险。

  “我是来上海打工的,一个月工资才2000多元,现在要扣我1200元我是怎么也不同意的。但是不拿钱我又没有办法,我在重庆老家的母亲最近病了,我急需这笔钱寄回老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处于进退两难境地的朱先生焦急不已地告诉记者。

  阳谷县高庙王镇村民张先生告诉记者,办理存款时,储蓄所工作人员宣称“买保险的利息加分红比银行存款利息高,没有告诉我们利息可能会低。如果工作人员说利息也许会低于存款利息,傻瓜才会把钱存成保险”。

本文由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发布于集团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存单变保单支取收手续费 邮储银行忽悠当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