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半省级医改办设在发改委 归属错位造成医改困

摘要:国务院医改办从国家发改委划入国家卫计委不满一年即出现折返传言,地方医改办首轮调整还在进行中即陷入两难。 新京报记者梳理全国31个省级医改办设置,15个依旧设在发改委,设在卫生部门的16个中,多数是因为去年以来的机构改革,从发改委划入新组建的卫计委...

  昨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公布国家卫生计生委“三定”方案。

  国务院医改办从国家发改委划入国家卫计委不满一年即出现“折返”传言,地方医改办首轮调整还在进行中即陷入两难。

  方案中最让人关注的是:设立体改司,承担国务院医改办具体工作,协调推进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新组建的国家卫生计生委,将负责完善国家的生育政策。

  新京报记者梳理全国31个省级医改办设置,15个依旧设在发改委,设在卫生部门的16个中,多数是因为去年以来的机构改革,从发改委划入新组建的卫计委。

  增设一副主任兼任国务院医改办主任

  如甘肃省,就在今年3月份“国务院医改办折返发改委”传言正盛时,刚将原本由甘肃省发改委承担的省医改办职能,正式划入省卫计委。

  今年3月启动的新一轮国务院机构改革中,将原卫生部的职责、原人口计生委的计划生育管理和服务职责整合,组建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同时,不再保留卫生部、人口计生委。

  而据北京市政府人士透露,随着去年底北京市卫计委的组建,市政府也拟将设在市发改委下的市医改办,划至市卫计委。但至今,正在制定中的北京市卫计委“三定”方案,暂未考虑医改办设置。

  按照昨日公布的“三定”方案,国家卫生计生委内设21个机构,机关行政编制545名;其中,设主任1名,副主任4名,包括1名兼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副局长的副主任。不过,方案同时称:为加强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工作的统筹协调,增设1名副主任兼任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有业内人士分析,这一决定的改变,亦与传闻中央层面重新讨论国务院医改办的机构设置有关。

  卫计委有关人士昨日表示,这意味着,今后卫计委的领导班子编制为“一正五副”。

  一位地方卫计委官员担忧,若此番将国务院医改办重归国家发改委,那么接下来,很多省份原本为统一行政架构而刚刚调整到位的省级医改办设置,将再次与中央“错位”。

  编制少于原卫生部与原计生委总和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坦言,中央和地方之间,机构设置不统一,确实会对政令的上通下达产生一定影响,特别是对改革部署的传达和实施。

  在简政放权方面,国家卫生计生委介绍,21个内设机构和545名机关行政编制,比之以前两部门的机构和编制总和均有所减少。同时,此次“三定”方案明确,国家卫计委将取消、下放10项职责。其中包括,取消对医疗机构的服务绩效评价,取消全国计划生育家庭妇女创业之星、全国十佳自强女孩评选等达标、评比、评估和相关检查活动。值得关注的是,港、澳、台投资者在内地设置独资医院的审批职责,也将从国家层面下放至省级卫生和计划生育部门。

  错位

  早在5月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通过了国家卫生计生委“三定”规定。因此,一个月前,国家卫生计生委已经开始紧张的组建工作。目前,宣传司、食品安全标准司等新设司局“一把手”,已陆续亮相公众视野。

  多地医改办仍在发改委

  ■ 解读

  去年9月30日,广东省卫计委挂牌组建。仿照国务院机构改革架构,广东省医改办同样从省发改委划至省卫计委。

  国务院医改办职责为何由卫计委承担?

  而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北京、山西、浙江、河南等省卫计委虽已组建,但医改办并未随之划入,而是仍设在省发改委。

  卫计委统筹医改更有利改革

  有地方卫计委官员坦言,地方医改办已很难从发改委剥离,即使行政命令强制划入卫计委,原有的资源、人力也很难一起过来。未来,仅靠卫计委下的一个体改处,根本难以协调发改委、财政厅这样的强势机构。

  此次“三定”方案最引人注目的改变在于:将原由国家发改委承担的国务院医改办职责,划入国家卫计委。同时,国家卫计委增设体制改革司承接国务院医改办具体工作。

  广东卫计委挂牌时,时任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就在微博上公开直言,医改办划入卫计委下的一个处(体改处),“意味着医改办的权威性、协调性、公正性或将变弱。深化医改将越来越难”。

  国务院医改办,是2009年国家“新医改”中设立的综合协调机构,协调范围涉及20个部委。此前,国务院医改办设在发改委社会发展司,并由国家发改委一位副主任兼任该办主任。

  梳理过去几年,中央与地方之间、地方与地方在具体医改政策实施过程中的矛盾,也许能感受到,不同部门之间的分歧,因医改办设置“错位”而凸显。

  2010年12月,安徽省副省长孙志刚调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并兼任国务院医改办主任。2013年3月起,孙志刚调任国家卫计委副主任。

  以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为例。去年11月25日,已划入国家卫计委的国务院医改办通报“全国基层医改政策落实情况”的监督结果,称仍有地方未严格执行基本药物集中采购制度,存在“二次议价”行为。意即不支持地方药品招标过程中的“二次议价”行为。

  解读:国务院医改办的设置,从国家发改委挪至国家卫生计生委,是否将改变我国的医改走向?

  所谓“二次议价”,是指医疗机构在实际采购时,在省级药品集中招标确定的价格基础上,与供应商第二次谈价,并通过“再杀一次价”来压低实际采购价格。有业界人士指出,“二次议价”是市场行为,能够将药品“暗扣”变为“明扣”,从而真正挤压药价“水分”。

  国家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是国家深化医改过程中,解决职责交叉,提高行政效能的体现。今后,体改司承担国务院医改办具体工作,将负责组织、协调、督导有关部门研究、落实医改的重大方针、政策和措施,推进公立医院改革。

  早在2010年,原卫生部等七部委就出台文件明确规定,医疗机构按照合同购销药品,不得进行“二次议价”。

  根据医改“十二五”规划,未来两三年,医改的重点内容是医保体系整合、基本药物和公立医院改革,内容更多涉及此次“三定”方案中,国务院赋予国家卫生计生委的职责。

  但此后,“二次议价”一直以改头换面的形式存在,上海的“闵行模式”、苏州的“常熟模式”均被业界视为“二次议价”。

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  “就医改工作进一步推进而言,今后可能涉及更多专业问题,将改革的统筹协调职责设在卫生计生委内部会比较有利(改革)。”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中国项目部主任刘远立说。但他坦言,与发改委相比,国家卫计委协调相关部门的力量,会存在一些困难。

  有行业媒体报道,就在去年11月中旬,国家发改委在医药价格座谈会上,明确表态支持“二次议价”。

  计划生育工作是否会有变化?

  不过,就在上周,回应“国务院医改办折返发改委”传言时,国家卫计委新闻发言人毛群安也主动提到药品招标采购,称“国家卫计委今后将开展研究,把过去没有明确的一些改革措施进一步细化、具体化”。

  “计生不会减弱反而会加强”

  矛盾

  在“三定”方案中,国家卫计委将设置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计划生育家庭发展司、流动人口计划生育服务管理司。

  医改进程遭遇体制不顺

  解读:原国家人口计生委撤并,舆论曾猜测这是否意味着我国计划生育政策是否面临松动,甚至调整。昨天,国家卫计委表示,计划生育工作不会减弱,反而会加强。

本文由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发布于集团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近半省级医改办设在发改委 归属错位造成医改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