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汇:黄金频繁失血的三大根源终于找到

图片 1

文/外汇投资研究院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2018年世界各国央行对黄金的购入量达到近50年来最高点,比2017年增加了74%,其中,购买黄金的主要是新兴市场国家,主要发达国家的黄金储备十几年来几乎没有发生改变。除俄罗斯、土耳其等国外,我国央行也出手购买黄金,在过去三个月中,中国央行购买了大约32吨的黄金。

客户端

为何各国央行纷纷出手购买黄金,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分析表示,一方面黄金曾充当失误货币具有保值属性,而且黄金价格长期处于低位,在全球经济预期不断下降,国际环境异常突发的情况下,受市场避险情绪影响,黄金的需求加大,并预计2019年黄金价格高涨有较大空间。

新浪外汇讯,牛汇5月21日讯——周一亚洲时段,黄金震荡走低。尽管部分国家保持去美元化思维大买黄金,但因避险情绪消散致黄金多头失去信心。同时,美国本身的政局稳定以及财政状况趋好使得黄金进一步承压。

他还分析,黄金是各国央行外汇储备中最重要的避险资产,对于发达国家而言,本国的经济实力足以支撑本币币值的稳定,增加其外汇储备的意义就不是很大;但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由于其货币的接受程度有限,必须动用外汇储备才能在国际市场上进行交易,而且外储有利于维持本国汇率稳定,但是外汇储备的定价权不在发展中国家手中,为了降低未来的汇率风险,增加外汇储备中保值资产——黄金的比重就显得非常重要。

  周一(5月21日)亚洲时段,由于中美已达成停止互相加征关税的共识,缓解了市场对于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担忧致风险偏好上升。受此影响,金价小幅低开但未进一步创出上周四(5月17日)1285.24美元/盎司的新低,现报1287附近。

图片 2

  金价短线走势纠结因美.朝峰会、美国对欧盟的关税制裁仍可能助力避险情绪的升温。同时,部分国家的去美元化思维从而大买黄金也一定程度上推升了黄金的需求。最后美国自身面临的财政、政治问题也或制约了美指的上涨,给予黄金喘息的空间。

以下为原文:

  避险情绪升温有待时日

2019至今国际黄金价格震荡中不确定和低迷态势凸显,其中有来自美元资产组合的策略发挥,如美国股市上涨压制黄金低迷,美国国债收益率压制黄金低迷,美元走势与黄金关联紧密度稍有舒缓。至今国际黄金期货价格迂回在1300美元边缘,黄金低迷徘徊是去年至今比较独特的现象。

  美.朝峰会略有插曲但不会“倒带”

毕竟这与国际经贸关系紧张化、地缘政治复杂化、国家政局动荡性乃至对冲基金搅局风险并不对称,黄金避险含义、增值概念乃保本工具都难有发挥与表现。

  上周,因不满美国与韩国的联合军事演习,朝中止了原本预计举行的北南高级别会谈,并警告造成这一局面的美国也应对提上日程的朝.美首脑会晤的命运三思。至此,朝半岛局势的关系又变得微妙起来。回想起半个多月前朝.韩领导人还携手跨过军事分界线,板门店宣言也墨迹未干,甚至朝也应允承诺开始关闭核设施,但如今却突然变卦,这一幕不禁让人唏嘘其背后的玄机也值得推敲。

由此,我们却看到国际市场一个特殊的现象凸显影响,即各国央行购金数量与行为紧锣密鼓十分抢眼。作为美元保护伞、美元主导性乃美元特殊性霸权的考量,黄金与美元正相关的态势是短期因素、还是长期结构调整,这对未来市场风险评估以及应对避险的资产组合意义重大,值得深入探讨。

  有两种假设,一是如果做最坏打算,倘若朝确实改变弃核的想法,那将致使半岛局势重回今年1月之前的剑拔弩张的局面,对于金价的提振效果显著。目前来看,这种情况概率较小,此次朝高调叫停“高管会”更有可能是想以此来作为“特金会”谈判前的筹码,目的就是最大化朝从美方获得的受益,包括援助、签和平条约及获得安全保证的手段。因此,军演只是一个幌子,是谈判前的一个插曲,而事件的进程不太会“倒带”。这或预示着未来,至少在朝半岛局势方面对金价的提振有限。

1、国际市场黄金供求与金价波动的关联

  美国对欧盟制裁将成黄金上涨契机

2018年世界各国央行共购入651.5吨黄金,这一购入量达到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来的最高点,相比于2017年增加了74%,而且增持黄金的大部分是新兴市场国家,主要发达国家的黄金储备十几年以来几乎都没有发生改变。然而信用货币体系下,黄金不是央行发行货币的必要准备,那为何新兴市场央行还要大幅购入黄金呢?为什么主要发达国家却几乎没有增持黄金呢?金价是否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下面笔者将对这些问题进行一一阐述。

  尽管朝局势难以“死灰复燃”,但美国与欧盟的关系却陷入僵局。美国在大限之前推迟了对欧盟钢、铝关税的制裁至6月1日,并以此作为要挟的筹码,现在距离目标时间越来越近,但谈判的进展却不尽人意。欧盟最近发声明表示准备自6月20日期对从美国进口的大米、玉米、花生酱和钢材等商品征收25%的对等关税,以报复反制美国不平等贸易政策,或预示着这次欧盟不会轻易妥协。

要理清关于黄金的问题,我们首先从黄金的供求入手。2018年世界黄金总需求量为4345.1吨,同比增长4%,接近于全球近五年的平均需求水平的4347.5吨,但是不同需求所占的比例发生较大变化。

  这一点可以说在意料之内,早在本月初美国延长对欧盟制裁日期时,欧盟就表示了强烈不满,并表态不接受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征收关税,称此举仅仅是为了保护美国工业,并向WTO提起了贸易磋商。目前事件还在进一步发酵中,但料6月1日前极有可能不会有满意的结果。

图表1显示了2018年一些主要国家央行的黄金购入量,从中我们可以看出黄金购买量相对较大的前四个国家中,俄罗斯央行购入的黄金总量最多,为141.76吨,这也是俄罗斯历史上最高的全年净购买量;

  对抗美元霸权、对冲本币风险成黄金大买家的推手

其次是土耳其央行在2018年增加了51.5吨黄金储备,虽然环比2017年的85.9吨降低了40%,但购需求量仍旧可观;再接着是哈萨克斯坦央行,在其黄金储备连续增长的第8年购入黄金50.6吨,黄金储备总量达到350.4吨;

  虽然一、二季度是传统的黄金需求淡季,但这并不妨碍各国为对抗美元霸权抑或是对冲本国货币风险而对实物黄金的需求。

最后是印度央行购入40.5吨,这是印度自2007年从IMF购入200吨黄金以来的最大增持量。与央行增持黄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黄金ETF以及类似产品的全年净流入量,从2017年的206.4吨减至68.9吨,同比减少67%;至于金饰需求、金条与金币的零售投资需求以及科技行业黄金需求均变化较小,具体变化情况如图表2所示。

  俄罗斯挑战美元霸权,长期增持黄金

图片 3

  具体第一季度,俄罗斯作为最大买家净增加了41.7吨黄金,目前俄罗斯的官方黄金储备达到1857.7吨,高于中国的1842吨,成为全球第五大黄金储备国。尽管油价的上涨给俄罗斯带来一定程度的贸易盈余,但在全球大多数国家贸易赤字的背景下,抛售美债仍是他们买入黄金的主要手段。据悉,俄罗斯的美债持有量在2017年11月达到了峰值,而后一直抛售美债,目前已减持了大约110亿美元的美债。

图表 1 2018主要央行黄金购入量

  近阶段美国对俄罗斯大亨以及实体企业的制裁,引发了俄罗斯股市和汇市的大震,在美国对俄罗斯关系日益恶化的背景下,俄罗斯远离美元霸权的问题也刻不容缓,逐渐退出对美元的依赖将是一个长期国家战略性问题。目前俄罗斯黄金储备已经连续37个月增长,并寄希望于通过黄金来挑战美元的霸主地位,所以料持续囤金将成为常态,这或对于金价长期需求给予支撑。

图片 4

  土耳其里拉严重贬值致黄金需求飙升

图表 2 2017年和2018年全球黄金需求对比图

  同样的推崇去美元化的还有一些新兴市场国家,但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挑战美元支付体系而是对冲本国货币的贬值, 往往预示着该国法定货币的“大难临头”。

在黄金供给方面,2018年全球黄金供给量为4490.2吨,其中金矿产量为3346.9吨,再生金量为1172.6吨。

  土耳其里拉最近兑美元今年已经累计贬值超15%,是即阿根廷比索后第二惨的新兴市场货币。因本国央行对冲风险的需求,以及当地人民出于保值财富而对于黄金的投资的需要。土耳其当前的黄金持有量几乎较去年5月翻了一倍。

虽然从总供需平衡的角度来看,全球黄金供给量是大于全球黄金需求量的,但是伴随着2018年全球黄金需求上涨185.3吨,全球黄金供给量仅增加43吨,即全球黄金供需差是在减小的。图表3是2018年每一季度的全球黄金供给量、需求量以及金价水平统计图。

  土耳其2017年的黄金储备达到了565吨的纪录新高。从2016到2017年,土耳其的黄金进口量从106吨增加到了361吨,翻了逾三倍。而仅今年一季度又增加了30吨进口量,目前土耳其官方的黄金储备总量就达到了近600吨之多。

根据图表3,我们可以发现2018年第二季度全球黄金供需差相比第一季度而言有所减小,根究传统的供需均衡理论,当商品的供需差减小的时候,商品的价格应该是上涨的,但是2018年第二季度黄金的价格却有所下跌,显然实际经济数据与传统经济学理论发生了背离。

  当地人对于黄金的疯狂可以和美国做一个对比,土耳其人口仅为美国的四分之一,但是2017年黄金进口量却比美国多了一百多吨。在2017年美国黄金投资下跌55%的同时,土耳其对金条的需求激增了60%。

图片 5

  而今年以来由于对本币贬值所引发的通胀担忧,似乎加重了这一趋势,当地黄金的需求量呈现加速上升的态势。

图表3 2018年全球黄金供需以及金价水平

  以俄罗斯和土耳其为代表的国家都在推行去美元化,但仍需注意其购买黄金的资金来源于美债的抛售。美债的抛售,美债价格的降低最终会导致收益率的走高,高确定性、高收益的美元资产又会推动热钱的流入致使美指走强。这或将与黄金需求的上升相对冲,其最终的影响可能偏中性,并不能改变金价短期向下的风险。

2、国际黄金本质属性与功能的转变

  意大利组阁问题 抛售美债、买入黄金

要阐明这一现象,我们需要从黄金的本质属性入手。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之后,黄金这类金属货币逐渐退出流通领域,取而代之的是以纸币为主要形式的信用货币,这个时候实行“双挂钩”制度,因此不同货币的币值或多或少都与黄金挂钩。

  意大利在上周虽然达成了组阁协议,但具体的总理人选仍未确定。目前协议中提出了提高财政支出、减税等问题。但鉴于民粹主义的高企,有理由怀疑未来是否会提及要求欧银减少意大利债务计算,这或引发市场对意大利欧元区身份国的担忧。由于政治局势的不确定性,意大利国债遭到抛售黄金需求得以提升,但鉴于数量有限料对金价的影响也有限。

美国凭借其强大的经济实力,使得美元成为国际支付结算中最重要的货币。随着世界经济的复苏、“双挂钩”制度的结束以及欧元区的建立,国际货币流通市场上逐渐形成了“一超多强”——以美元流通为主,欧元、英镑、日元等货币为辅的局面。

本文由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发布于集团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牛汇:黄金频繁失血的三大根源终于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