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全球八大“同性恋之都”

  德国首都柏林被戏称为“彩虹的天堂”,这里不仅居住着30多万同性恋者,而且还有一座神秘的城中之城——“男人城”。

图片 1图片来自环球网图片 2图片来自环球网图片 3挪威首都奥斯陆街景一角,图中旗帜为象征及领导全球同性恋运动的彩虹旗。图片 4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最高法院做出历史性裁决,推翻了同性恋结婚禁令。图片 5荷兰司法部指出,规范同性婚姻的“开放婚姻法制度”将于4月1日起在荷兰生效,同时同性恋者也将可结为夫妇。图片 6图片来自环球网图片 7丹麦议会已经通过法案允许同性恋夫妇在教堂举行婚礼。图片 8图片来自环球网

图片 9
德国首都柏林被戏称为“彩虹的天堂”。彩虹旗是同性恋者的文化象征,它代表着包容一切种族、国度、政治、性别及性取向。

“gay"在英文里是同性恋的意思,所以无论男同性恋或是女同性恋,他们都可以说“I am gay!"非同性恋的人则在英文里称为“straight”。

  **同性恋大游行

现代科学研究显示,同性恋者的各项指标完全正常,故同性恋不是一种疾病,只是一种不同于大多数的人的一种性取向,并且猜测这种性倾向可能是由于基因不同导致的,但是这种猜测没有得到证实。有些宗教组织认为,同性恋是一种选择,可以得到治疗,并通过一些疗程改变他们的性取向,但是受到了医学界和科学界的批评,因为它们带来的压抑感有时会导致治疗者自杀,或自卑感。“美国精神学学会”1997年通过决议,从事这项治疗的医生被认为是缺乏职业道德的。

  **柏林目前生活着大约30万左右的同性恋者,同性恋大游行成了他们一年中最重要的活动。很多同性恋者为了在游行中表现一番而整整准备了几个月,有的还希望在节日中认识朋友,甚至找到终身伴侣。

由于世界各国文化、宗教的差异,导致世界各国至今对同性恋人群还存有争议。在古代的欧洲,受基督教的影响,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都认为同性恋违反神灵的意志,将同性恋认为是一种精神疾病。但在古代的中国,人们对同性恋的态度则是开放的,所谓“男风”曾在中国古代一度盛行。现在人(尤其是年轻人)一般认为,同性恋是一种正常的性取向,不应划入精神疾病的范畴。但在非洲和亚洲西部、南部的一些国家,同性恋仍被视作一种违法行为,有的国家甚至将同性恋者处以极刑。目前,中国对同性恋人群的看法较为保守,将同性恋非刑事化、非病理化,但不承认同性伴侣任何关系,但在荷兰等国,法律已经开始逐渐承认同性伴侣的合法地位。

图片 10
两位同性恋者参加游行

在亚洲,我几乎感受不到同性恋群体或是同性恋文化的存在。如果一个男孩子谈吐举止太女性化,我们顶多说他是“娘娘腔”罢了,但是绝对不会将这种个人风格上升到性取向的高度。在美国可就是完全另外一回事了。在这里,如果一个男孩子说话嗲里嗲气,喜欢像女孩子一样蹦来蹦去,或是动不动就伸出兰花指,完了,他不需任何解释与辩解,一顶“He is gay"的大帽子马上就会扣过来了。

  其实,同性恋大游行开始时具有很强的政治性。1969年,在美国纽约一条叫克里斯多夫(简称CSD)的街上,警察曾对同性恋者进行了一次大搜捕。同性恋者对这种刁难首次进行了群体反抗,由此产生了世界范围的同性恋游行活动。1979年,在CSD同性恋大游行诞生10周年之际,柏林首次举行了有400人参加的游行活动。

很多人一直相信,同性间的爱,有时候来的比异性之间的更纯洁,更深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顶了那么多的压力,只是为了他/她,这些压力,根本不是平常人能够想象的,也不是平常人能够承受的了的!所以,我非常鄙视那些歧视同性恋的人!任何人都没资格说,同性恋是肮脏的,违反伦理的!

  **街上不见女性

因为是同性,所以有时候,更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更能理解对方,这种默契,是无法取代的。可是,这个社会给了同志太多额外的压力,承受不起的,只有放弃,去过所谓的正常人的生活,牺牲的,是自己一辈子的幸福,我觉得,无论放弃或是不放弃,都是伟大的!当然,也有能挺住压力,在一起一辈子的,只是,可能很少为我们所知。

  **从繁华的裤裆大街向东走不到10分钟,来到一条叫克拉斯特的小街。从外表看,它与其他街道没有多大区别,只是越往里走,越感到奇怪:“怎么这里不见一个女性?”

挪威

  进一家书店,发现店员都是男子。光顾书店的要么是单身男子,要么是手牵手亲密无间的两个男人。仔细看看书店里卖的,几乎都是关于同性恋的书籍、音像制品和生活用品。

挪威同性婚姻是指挪威国会于2008年6月11日通过“同性婚姻法”,并于2009年1月1日正式生效,成为全球第六个给予同性婚姻注册的国家。在此之前,早于1993年8月1日,挪威已准许同性登记为“公民伴侣关系”,让同性伴侣可享有异性伴侣一切之权利。

  当我意识到自己误入一家同性恋书店时,一位自称海姆特的店员微笑着对我说:“欢迎你离开柏林,来到男人的国度。”

1993年4月30日,北欧峡湾小国、自2001年起连续六年被联合国评为全球最适宜居住的国家挪威,通过了同性“公民伴侣关系”法案,成为继丹麦后,全球第二个通过此法案的国家,并于同年8月正式实施。虽然名义上并非同性婚姻及不能在教堂行礼,但实际上已可享有与异性伴侣大致相同之权利,自2002年起,已登记公民伴侣关系的同性恋人更可领养孩子。

  原来在克拉斯特街方圆1公里内,是柏林著名的同性恋社区。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德国各地的同性恋者陆续来到这里定居。由于此地环境闹中取静,社会气氛宽松,同性恋者越聚越多,异性恋者则主动“让位”,使之成为名副其实的“男人城”。

路透社于2002年进行的调查发现,自法案通过后,每年约有150对同性恋人登记成为公民伴侣关系,其中,2002年1月登记的挪威前财政大臣柏·卡斯坦·霍士最为触目,只因成为了全球首位登记此关系的政府元首或部长级官员。随着新的同性婚姻法的实施,已登记了公民伴侣关系的同性伴侣可选择保留原有关系,或升级至同性婚姻。而当新的婚姻法生效后,公民伴侣关系将不再接受新的登记申请。

  走出书店,开始仔细地打量这个社区。香气扑鼻的咖啡屋、时尚摩登的专卖店、藏书丰富的图书馆……这里应有尽有。我发现每家商店门口都挂着鲜艳的彩虹旗,在阳光照射下显得十分耀眼。

2008年6月11日,挪威国会是以84票赞成、41票反对,通过3月14日提交的“同性婚姻法”,法案赋予同志伴侣可在教堂行礼、领养孩子甚至人工受孕以组织家庭。法案表明若女同性恋伴侣结婚后,其中一方以人工受精方法诞下胎儿,没有该胎儿基因的另一方亦可享有抚养权,与异性恋者的“父母”权利无异。

  一位年轻人对我说:“彩虹旗是同性恋者的文化象征,它代表着包容一切种族、国度、政治、性别及性取向。”

据美联社5月29日报道,挪威两大在野反对派表态支持婚姻法,确保可在6月11日表决时顺利通过。虽然婚姻法由政府提出,但执政的三党联合政府一些持反对意见的阁员质疑法案能否通过。最终法案仍获国会大部份议员支持而通过。新法案纠正了原有公民伴侣关系法中,婚姻仅局限于异性恋的定义,从而使婚姻的性取向变得中立、公平。由欧洲三大市场调查机构分别于2003年、2005年及2007年进行的研究均显示,超过60%的挪威人支持性取向中立、由政府建议的新婚姻法。

  **我们也是正常人

1972年,政府立法将同性恋行为由非法修订为合法。

  **在电影院门口,一位年轻同性恋者热情地和我打招呼。他问我是不是同性恋者;我回答说自己是“正常人”。他不以为然地纠正道:“同性恋者也是正常人。”

1993年4月30日,在社会上讨论多时的同性“公民伴侣关系法”获国会表决通过。

图片 11
其实他们长的很帅

1993年8月1日,公民伴侣关系法正式实施,同性伴侣若登记,即可享有与异性伴侣相近之权利待遇,包括社会上一切福利制度。

  由于德国同性恋者的特殊地位,德国各界都不敢怠慢他们。我看到,政客竞选的宣传画在社区内随处可见。而柏林市市长正是“男人城”的“名誉董事长”。

2002年1月25日,挪威诞生全球首位登记“公民伴侣关系”的同性恋政府部长。同年,政府允许同性伴侣收养孩子。

  除政府部门外,很多大企业也对同性恋者采取了温和宽容的态度,除了禁止歧视同性恋员工外,大多数还为同性恋员工的伙伴提供医疗保险。

2004年11月18日,挪威左翼社会党的国会议员提出动议,要求实行同性婚姻以取代原有的公民伴侣关系法,但被否决。

  **德国历史上第一个同性恋市长在柏林产生

2007年5月16日,政府举行听证会,为首相延斯·斯托尔滕贝格第二届任期政府建议的新婚姻法铺路。

  **德国历史上第一个同性恋市长在首都柏林诞生,来自社民党的候选人克劳斯·沃威尔特赢得了选举。在秋天的大选到来前,沃威尔特将一直担任柏林过渡时期政府的市长。

2008年3月14日,政府正式提出与异性恋伴侣同等权利的新婚姻法,包括同性伴侣可在任何教堂行礼(只要该神职人员愿意为他/她们监誓)、可无条件领养小孩及协助他/她们人工受孕。

图片 12
克劳斯·沃威尔特

2008年6月11日,国会以84票赞成、41票反对,顺利通过同性婚姻法,标志着挪威同性恋运动迈进一大步,新修订的婚姻法于2009年初正式生效。

  在德国社会民主党一致同意提名他担任市长一职前,沃威尔特说:“我是同性恋,这是一件好事。”此话一出,舆论哗然。沃威尔特一蹴成为德国最有名的同性恋政客,他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市长候选人成为妇孺皆知的公众人物。

继美国加利福尼亚宣布承认同性恋婚姻之后,挪威6月17日上议院也投票通过了允许同性恋结婚的法律。据报道,上议院17日以23赞成票对17反对票通过了新的同性恋婚姻法。新的同性恋婚姻法允许同性恋在教堂举行婚礼,可以收养儿童或者进行人工受孕。

  **街心公园成员间互相帮助

美国的部分地区

  **在中心街道的尽头,是一个小小的街心公园。有人悠闲地躺在草地上看书,有人在慢跑,有人在闲聊,几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在那里晒太阳。一位叫哈姆的老人还和我拉起了家常。聊天中,我得知他们住在同性恋养老院。

2008年5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最高法院做出历史性裁决,推翻了同性恋结婚禁令。当地时间6月16日下午5时起,同性婚姻法生效,数十对男女同性恋伴侣涌到加州举行婚礼。加州是继马萨诸塞州之后成为第二个正式承认同性恋婚姻的州。旧金山市长纽瑟姆还替一对共同生活了50多年,现年80多岁的女同性恋人证婚。

图片 13
街心公园成员间互相帮助

荷兰

  那是一座耗资1000万欧元建造的5层楼房,有40套公寓房,配有咖啡厅、健身房等设施。哈姆说:“年轻时到处搬家,中年独立生活,但是年龄大了我就遇到了困难,需要人照顾。可是如果搬进普通的养老院也许会受到歧视,这里全天都有医生照顾,我很满意。”

荷兰司法部指出,规范同性婚姻的“开放婚姻法制度”将于4月1日起在荷兰生效,同时同性恋者也将可结为夫妇。1998年荷兰已准许同性登记相互间的伴侣关系,4月1日起,荷兰也将成为全球第一个国家,将同性婚姻的社会地位,视如等同男女两性间结婚的社会地位一样。荷兰司法部表示,居住海外非荷兰人同性伴侣不能在荷兰合法结婚。并警告,在荷兰同性结婚的配偶不一定获得其他国家接受。

  公园旁更多的公寓住着年轻的同性恋者。这里大概有5000个家庭,医生、律师和艺人在这个群体中占很大的比例。

1998年1月1日,荷兰的《家庭伴侣法》正式生效。《家庭伴侣法》中所指的“伴侣”,既包括“同性伴侣”,也包括“异性伴侣”。对于同性伴侣来说,登记的同性伴侣将会和婚姻中的夫妻双方一样,在退休金、社会安全保障、继承和扶养方面享有同样的权利,承担相同的义务,但同性伴侣无权收养子女;对于异性伴侣来说,该法为那些既想暂时结为伴侣、但又不想缔结婚姻关系的男女提供了法律保障,它实际上是一部“同居法”。2000年12月,荷兰参议院通过一项法律,允许同性恋者结婚并领养孩子,该项法案于2001年4月1日正式生效,使荷兰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该法不但允许同性恋者结婚,而且可以完全享有与异性婚姻相同的所有权益。因而,它是一部真正的同性婚姻法。

本文由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发布于集团团建,转载请注明出处:盘点全球八大“同性恋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