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走法国-Day 5

  20年前,高中尚未毕业,“上山下乡”前夕,读巴乌斯托夫斯基《金蔷薇》,巴黎就深深地镌到了我的心里。镌得那样深,风风火火20年历练,遭历了很多风雨,也跑了大半个地球,不能忘情的依然是巴黎。

Day 5: 2007.6.3

  记得什么呢?记得卢浮宫,记得多情的海涅到了卢浮宫,见到爱神维纳斯雕像时他的哭。哭什么呢?哭宇宙间竟然有这样的美,哭这样的美是天荒地老,是这样的永恒,哭那走向美的完善之路既艰难且遥远,而他,这个把自己的智慧和虔诚光辉都献给了人类的海涅,已经达不到他那不安的心灵所终生向往的天国了。

行程: 卢浮宫à巴黎圣母院à巴黎市政厅à蓬皮杜现代艺术博物馆

  这次来巴黎,是应法国文化部之邀。常年住纽约,已经被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宠惯坏了,以为法国有的纽约应该也有。但对卢浮宫,所幸还怀有一种特殊的敬畏,不至于跟着浮躁的美国人出乖露怯。

每月的第一个周日卢浮宫是免费的。 所以这里就是我今天的第一站。免费日果然人很多, 但是因为不用买票, 长长的队伍走得也很快。到了金字塔下面的入口处, 先拿一份中文的地图。地图上清楚地标明了镇馆三堡的位置。借语音导游器是5欧, 但是没有中文。本来对绘画雕塑就没有什么知识,所以也就冲着那些最出名的东西走马观花一遍。就是这样也走了三个小时, 实在是太大了。 到12点才出来。想认真看的人, 去前要做点功课,或者在汝馆前买本珍品的介绍书。

  打心底讲,每个人大约从心里都会服点什么,有的人愿意说出来,有的人不愿意说,有的人也许自己还不知道。震憾你的东西也许你不知道甚至你不必知道,但等你真见到了,你会服气的。

蒙娜丽莎果然是站在任何一个角度都觉得她是面对着你在微笑。 我反复在两边30度角方向观看, 果然是这样。不由得你不信。

  几乎每个去过巴黎的人都服气巴黎人的奢侈。这种奢侈不是奢侈钱财不是露富。如果你去过卢浮宫,你会知道,巴黎人,乃至法国人有资格骄傲和矜持,特别是对美国。

卢浮宫 Louvre www.louvre.fr地铁1、7线,Palais Royal Musee du Louvre站

  卢浮宫很难用文字描写,甚至很难用画面展现,因为那是一座神祗,是一种氛围,一种气象,如中国北京的故宫,是泱泱大国气象。是磅礴,是文化本身。这种气象虽然离不开财富,但不靠财富,没有千百年的积蕴,是没有这种王气和瑞气的。

这座举世闻名的艺术宫殿始建于12世纪末,当时是用作防御目的,后来经过一系列的扩建和修缮,逐渐成为一座金碧辉煌的王宫。从16世纪起,弗朗索瓦一世开始大规模的收藏各种艺术品,以后各代法国国王继承了这个传统,充实了卢浮宫的收藏。如今,博物馆收藏的艺术品已达40万件,其中包括雕塑、绘画、美术工艺及古代东方、古代埃及和古希腊罗马等7个门类。卢浮宫博物馆是世界三大博物馆之一,其艺术藏品种类之丰富、艺术价值之高令人难以想象。其中最重要的镇馆三宝是世人皆知的:《米洛的维纳斯》、《蒙娜丽莎》和《萨莫特拉斯的胜利女神》。其他著名作品还有:《狄安娜出浴图》、《丑角演员》、《拿破仑一世加冕礼》、《自由之神引导人民》、《编花带的姑娘》等。1981年,法国政府这座精美的建筑进行了大规模的整修,从此卢浮宫成了专业博物馆。卢浮宫正门入口处是一座玻璃金字塔,它的设计者是著名的美籍华人建筑师贝聿铭。金字塔建成时引起巴黎人的强烈不满,但他们很快接受了它,现在它已经成为巴黎最新的热门景点之一。友情提示:售票大厅有免费的中文游览图。每月第一个周日免费.

  一临卢浮,循着塞纳河环视一下卢浮外景。早春的水流绕着御沟,悄无声息,像300年前一样,流淌着岁月。巴黎圣母院的钟声远远地悠荡着,卢森堡公园绰约在望,远处,先贤祠象牙白色的宝顶晖映着深灰的天涯,在镶着银边的浓淡中融入夕照,有落霞而无孤骛,是另一派天际景象。

镇馆三宝:

  卢浮的奢侈近乎浪费。这座曾经是世界上最华丽的宫殿到处是雕塑,雕塑多到可以无视甚至可以挥霍。我看到美仑美奂的世界名雕在这儿冷落无闻,蓬头垢面,这些杰作在美国一定会被置入最现代化的博物馆,而在中国则相信是国宝。

《蒙娜丽莎》:意大利著名画家达·芬奇创作于1504年左右。画中的蒙娜丽萨成为美学的、哲学的象征性形象,是达达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画家模仿的对象。

  二临卢浮,惊魂略定。被人流一路裹挟,我知道要到什么地方去。穿越叹为观止的古希腊群雕,宛如走进了世界美术史画册,比比皆是从小就在画报和西洋美术史专著中看熟了的神祗。可我不能稍加流连,只能一路道歉目标坚定地被裹挟前行。大家都像是被魔绳牵引,穿过崎岖。
   
  到了,还没转进那长廊,只觉得眼前一亮,像是一道闪电射来,我被擭住了。美是一种神力,是一种场。当几千年前的美神带着她的风神绰约地向我袭来时,我仍然宿命地被击中了。我理解了海涅为什么哭。我叹喟卡尔·马克思“希腊人是正常的儿童”的深刻见解。
  
  希腊人不止正常,他们是人类艺术的半神。时间静止了,熙来攘往,没有人舍得离开维纳斯,但又没有人能不离开,一步三回头,维纳斯,你是世人梦里最温馨的那一幕,不管人们是否有幸亲沐您的光辉。
  
  蓦然回首,是希腊群神的仪仗。这恢宏奢侈人类艺术的神祗都到你的眼前来,你不能不惊骇,不能不慨叹今夕何夕。
  
  然而,事情并不就此罢休,卢浮宫的镇馆三宝还有胜利女神、蒙娜丽萨在呼唤着游客。看到蒙娜丽萨像前镁光灯闪烁如白昼无一刻稍歇,虽然知道法国人有高科技保护这世上唯一的珍藏,但仍然感到心里揪得紧紧的。如果说蒙娜丽萨受到了特殊重视和格外保护的话,那离她不远处的十多幅文艺复兴时期三巨匠之二达·芬奇、拉菲尔的大画也是任人随意用闪光灯拍摄。

《米洛的维纳斯》:公元前2世纪末的希腊作品,作者为普拉克西特,帕里安大理石材质,通常被称为“断臂维纳斯”,是残缺之美的典型代表。

  法国人真叫慷慨,达·芬奇、拉菲尔的名作在卢浮是这样的待遇,遑论其他。等到我来到曾经震憾过我的世界美术史上所有的原作前时,连屏息静气的时间都不容。

《萨莫特拉斯的胜利女神》:创作于公元前190年,希腊作品,帕里安大理石材质, 高超的雕刻技法令雕像有衣袂飘扬、翩然欲飞之感。

  一路匆匆,卢浮宫是一个童话,醒来但愿不是一场无痕春梦。

西堤岛 Cité

西堤岛是巴黎的地理中心,也是巴黎的历史发源地。“巴黎”这个名字,最早就来源于公元前3世纪西堤岛上的渔民巴黎斯人。公元前1世纪,罗马帝国军队侵入,以堤防将塞纳河中的小岛与左岸连接起来,开始了城市向四周辐射的漫长过程。6世纪时,查理大帝将首都建在西堤岛上,作为法兰西首都的巴黎开始显现出雏型。12世纪,路易七世开始在西堤岛营建恢宏的巴黎圣母院,西堤岛从此成为巴黎人信仰的中心。西堤岛据守着城市的心脏,却又遗世独立,游离于贵族的右岸、小资的左岸之外,成为文化巨匠们幽居的净土:卢梭、左拉、雨果、巴尔扎克、莫泊桑、莫奈、高更、塞尚、梵高……他们在岛上思考,创作,生产出法国最值得骄傲的财富。

本文由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发布于集团团建,转载请注明出处:单身走法国-Day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