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罗斯 亚当斯的最优高徒

艾伦·罗斯(Alan ross)作为世界著名的风光摄影大师与暗房大师,他的经历,与其他人有一些不太相同。在1974年至1979年间,他曾经是安塞尔·亚当斯的摄影助手,协助亚当斯出版书籍,授课并制作照片。目前,他是唯一的一位获准制作亚当斯特别纪念版照片的人。在过去的29年中,他使用亚当斯的十分宝贵的原始底片,制作了超过7000张照片。

艾伦·罗斯 陈亚军摄

艾伦·罗斯在受到大师影响的同时,也在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在美国加州的旧金山,他开设了12年的商业摄影工作室。1993年,他搬往圣达菲居住并投入更多精力到个人作品和教学中。他曾受聘于美国银行和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同时也受聘于个别客户,他们包括波音、耐克、IBM和MCI。他的作品,在国际间被广泛收藏。

艾伦·罗斯作品

艾伦·罗斯专注于个人的摄影创作,是在离开亚当斯以后。他的多数成功作品,都是表现风光、静物和建筑的。不同于那些常年坚持固定主题或项目的摄影师,他从不刻意限制自己的思维,而是随意发挥。底片里一张静物接着一张风光是常有的事,正如他自己比喻的“大杂烩”一样。

艾伦·罗斯作品

罗斯几乎不拍摄彩色照片,他认为对彩色的掌控比较困难,因为生活中的色彩反馈到每个人眼中是不一样的,而照片不免受到制作过程的影响。他钟爱的黑白照片正相反,世界不是按灰度梯度展开的,摄影师就有了最大的空间进行判断和表达。当然,时下的数码可以让你随心所欲,但是传统工艺无疑还是黑白摄影的自由度更大。

人们通常会认为照片制作得好等于印制水平高,面对当今社会对摄影的忽略和误解,罗斯说:“我认为那只是‘记录现场’,而不是摄影师视角的表达。拍摄一幅作品,需要经过我看到某件事物——它引起我的兴趣——运用摄影技术——表现我之所见的过程,这与‘相机所见’是完全不同的。”

虽然很多人不屑于所谓的摄影技术,例如亚当斯的区域曝光法,但是罗斯却笃信雄厚的技术基础对创作、创新至关重要。他认为,越了解胶卷、显影剂、光线等客观因素,创作过程就会有更大的自主空间,而不是靠机会。胸有成竹总比无知地说“我这张照片的光影棒极了,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真的很喜欢”强多了。罗斯眼中的摄影,是一丝不苟的科学技术支持的艺术形式,而对于科学是来不得半点马虎的,即使当今仍然有许多东西值得再回头学习和实践,一切是为了认知事物到底是怎么样的。

艾伦·罗斯作品

他的恩师益友亚当斯,曾受到过近乎苛刻的钢琴训练,这也为他养成了一生的良好习惯。直到70岁高龄,亚当斯仍然坚持不懈地实践再实践,练习再练习,而且乐在其中。排斥甚至反对技术的人不在少数,罗斯恳切地劝大家:“这是很糟糕的,因为如果你想做一名专业的摄影师,并且服务于媒体,基本上会被要求出示专业认证,至少要懂行。所以我认为了解‘工具’非常重要。”

艾伦·罗斯作品

随着数码摄影的发展,“技术派”的罗斯,面临着更多的挑战。PHOTOSHOP软件深受他的喜爱,但他从不用它直接做图,只是作为辅助的工具之一。他承认计算机与数码技术已经把摄影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正如他相信不同的相机有不同的作用一样。对他来说,使用计算机还是35毫米相机并不重要,爱德华·韦斯顿(Edward Weston)就曾调侃说:“照片印在浴室防滑垫上也没什么不对,只要能印得上。”关键是要有缜密而考究的意图,罗斯最厌烦漫无目的、任意胡为的“偶得”,他认为那是不能原谅的。

艾伦·罗斯作品

罗斯也拍摄一些摄影师们“拍滥”的题材,比如美国圣路易斯州的一道拱门,连当地专科学校的学生都知道那道门已经有无数人拍过,再拍也没有什么新意了。他说自己对这类的潜规则是有免疫能力的,就像面对任何第一次接触的新事物一样,拱门就是他一生中见过的最美的建筑艺术,于是就会照自己的想法去拍摄。他觉得,个人智慧和水平的结晶终究是自己的,远胜于观看别人的。

表达与分享,是罗斯摄影的目的。因此,他“从不把思想藏在盒子里”故作神秘。相反,他乐于把一些日常司空见惯的事物赋予自己的理解,用摄影的方式呈现给观众。“摄影师必须享受其中,如果你感觉摄影已经像家务事一样按部就班,那就是说魔法已经开始失灵了。”艾伦·罗斯如是说。

[FS:PAGE]

本文由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发布于集团团建,转载请注明出处:艾伦罗斯 亚当斯的最优高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