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性瘾”难耐老婆守空房

皇后这个角色很有意思,自古以来总是被贴上了皇帝贤内助的职业标签,在古代官方媒体的说辞里,代表了母仪天下的光辉形象。可不同的是,皇后身边的那个男人,大可以到处沾花惹草,演绎成了一种传承帝国血脉的大无畏,而皇后自己,人前往往摆出一副正襟危坐的腔调,背地里往往只能衣袖里狠狠记下守得住空房,斗得了小三的信条,在锦衣玉食里喟叹年华的老去。当然,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高居凤凰座的女人们,不是在寂寞中变态,就是在寂寞中败落。 当然,接下来要讲的,不是变态的,而是凋零的那些女人。登场的这位皇后,名叫阿娇。她的老公,在历史上颇有份量,即汉武帝刘彻。至于两人初次见面,却也浪漫,故事大抵可以这样讲得:话说在刘彻还是小屁孩的时候,有次到姑姑馆陶公主家玩。姑姑见他长得乖巧,调戏道:彻儿,长大了要讨媳妇吗?小刘彻人小鬼大地眨眨眼,说:要啊。长公主笑着指着左右侍女,问道彻儿想要哪个?姑姑许给你。小刘彻都说不要。 姑姑奇了,问道:彻儿,那你要怎般?刘彻小声地说道:彻儿只要姑姑。当然,这个故事如果就此演变下去,就成了神雕侠侣。不过,刘彻的话没有说完,他接着说道:彻儿只要姑姑家的阿娇姐。馆陶公主看着站在一旁的女儿阿娇,拍拍刘彻的脑袋,笑着问道:那彻儿拿什么取阿娇姐呢?刘彻一本正经道:如果能娶阿娇姐做老婆,我就造一个金屋子给她住。 看得出来,刘彻不愧是千古一帝的好苗子,年纪小小有着超现实主义般高屋建瓴的洞察力,在数千年前就做出惊人的预见,即豪宅是讨好未来丈母娘的最行之有效方法。当然,收到刘彻的响应,馆陶公主哈哈大笑,于是请求弟弟汉景帝,定了这门娃娃亲。 可遗憾的是,一见钟情、两小无猜,这个有如教科书般美好的爱情童话,其实,只是一个并不单纯的成人童话。而导演这出童话剧的,正是两个小娃的母亲,馆陶公主刘嫖和妃嫔王娡。原来,我们的这位 刘嫖女士,一直有着一颗爷们的雄心,老寻思着在朝中有话语权,弟弟景帝在位的时候,自然好说,可到了改朝换代,恐怕就要人走茶凉了。于是,未雨绸缪的刘嫖,做了一个决定,即要让自己的宝贝女儿,能够安稳地爬上未来帝位继承者的大床。几番选择之后,刘嫖看中了王娡家的小娃刘彻。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们的小刘彻被请到姑姑家吃糖的时候,其实他还不叫刘彻,而是彘儿。彘的意思,通俗点讲,就是猪。帝王之家,取这般名字,似乎不够文雅,当然,这是由缘由的。原来,刘彻的老爹汉景帝,床上效率颇为了得,一生竟也有十四个皇子,而刘彻的排行,不上不下,只是第十。刘彻的老妈王娡女士,知道宫中险恶,自己又是偏房出身,老担心自己的宝贝儿子,受了宫中女子的蛊害,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于是就跟现代很多农村娃儿一般取名,唤作狗蛋、猪娃的。 如此看来,刘彻口中的豪宅,其实只是小娃子许的空头支票,也就是莫须有的期房。当然,在准岳母的运作下,期房变成现房,其实只是时间问题。当时的太子,是位叫刘荣的,他的老妈栗姬,仗着母凭子贵的架势,竟在宫中霸道地走起了八字步。八字步走久了,自然招来非议,馆陶公主和宫中其他嫔妃们一个商议,拉着汉景帝建了一个后宫佳丽QQ群。而每日群里的热点,自然是收集栗姬的丑态,诸如虐待宫中扫地大妈、令贴身丫鬟在小三背后吐口水之类的。 久而久之,本就耳根子软的汉景帝,自然对这位太子他妈的态度冷淡了。而我们的这位栗姬,也不知从哪里听说了QQ群的消息,竟也相当地配合地在汉景帝耳边吹起了风,囔囔着哪日自己儿子转正了,一定要把这些多嘴的女子一并收拾干净。如此折腾,刘荣成为废太子的日子,恐怕不远了。这个故事后来的推演,自然是刘彻在准岳母的操作下,成了太子,然后登上了龙座,而我们的陈阿娇,也凭着当初那句懵懂的誓言,顺利地坐上了凤凰座。 可是,童话里的爱情故事都是骗人的。何况,这出童话只是长辈们精心编排的政治婚姻。婚后的两人,经过了短暂的蜜月期,分歧终于出来了。当然,小夫妻间起初的矛盾,大抵都是女人挑起来的,譬如,女人总偏爱问男人,你到底爱不爱我,你爱我有多深之类的。而刚登上帝位的刘彻,正处于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每日都有着忙不完的公务,回到家里,却还要面对着唠叨的阿娇。一开始,刘彻倒也耐心地解释一番,可这样的日子久了,回房索性倒头便睡。 对于家中那位青梅竹马的阿娇,经过岁月的冲刷,早已没了新鲜感,这对于男人这种食色动物而言,实属正常。对老婆没有兴趣,却不代表没有性趣,恰在此时,我们的刘彻同志,偏患上了一种顽固的贵族病,叫性瘾。于是,刘彻开始频繁地出入宫里宫外的娱乐会所。有意思的是,每次鱼水欢愉之后,刘彻倒也诚实,竟在QQ空间里写下体会。譬如,有条朕能三日不食,不能一日无妇人的签名,一直很火,甚至流传到了今日。 老公天天夜不归宿,即便住着镶着黄金的豪宅,对于女人而言,恐怕也只剩下了空虚、寂寞、冷。我们的阿娇,见老公成天在外面泡美眉也就算了,竟还把心得体会挂在了个人签名上,终于,怒了。瞧着满脸怒容的阿娇,刘彻倒也严肃起来,拍了拍娇妻的肩膀道,老婆啦,我这是可一种病啊,是病就得治,对不?你以为我成天外面快活,其实,我这叫治病,知道不? 见老公一副冠冕堂皇的模样,阿娇竟没了脾气,接下要做的,只能给那些不要脸的外围女们一个惩戒。如何惩戒,自幼在宫中的阿娇倒也没有太多的办法,于是想起了巫蛊之术。所谓巫蛊,指背地里用纸人、草人、木偶、泥俑、铜像等作被施术者的替身,对其进行作法诅咒,按现在话讲,大抵就是雇佣网络水军,在一干小三的QQ空间上刷屏谩骂。不过,蛊毒之罪,在古代宫廷里,罪名可要严重的多。 于是,我们的刘彻煞有介事地开展了名为净化网络环境的专项整治运动,以女巫楚服为首的网络推手们纷纷落马,要不掉了脑袋,要不蹲了监狱。而对于幕后的操作者阿娇,刘彻也不手软,竟抛下多年的情分,直接打入了冷宫。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坚强的阿娇,并未就此对爱情死心。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阿娇同学拍拍身上的灰尘,重新拾起网络舆论大旗。当然,此时的阿娇,请的不是毫无技术含量的水军,也不是专业的冠希老师,发一组内涵的艳照,而是请来了当时的人气博主司马相如。这位司马先生,大笔一挥,千古名篇《长门赋》一蹴而就,不出数日,竟成了各大网站的头条博客。可遗憾的是,阿娇宫中地位,却随着刘彻的铁石心肠,再也不曾高潮过。

图片 1

本文由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汉武帝“性瘾”难耐老婆守空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