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鞅变法使秦国强大,嬴驷却为何要杀掉商鞅?

图片 1秦孝公 秦孝公是战国时期秦国国君,他重要商鞅实行变法,从此秦国国力日渐强盛,秦孝公死后秦惠文王继位,商鞅被处以车裂之刑,商君虽死但变法仍在秦国延续。 秦孝公暗示杀商鞅? 商鞅运气不错,他的后台秦孝公在位约20年。有了老板长期的坚定的支持,商鞅才能从容展开改革,使变法见到成效。为表彰功臣,商鞅于秦孝公十年被提拔为大良造,相当于18级军功爵制的第16级,放到今天,相当于国务院总理兼国防部长,军政大权一把抓。秦孝公对商鞅欣赏和信任到什么程度呢?他临死前,竟打算让商鞅当接班人:“商君,我死后你接着干吧!”这不是我瞎编乱造,而是《战国策》里白纸黑字写着的:“孝公行之十八年,疾且不起,欲传商鞅,辞不受。”王位居然打算传给一个外国人而不是自己亲生儿子,胳膊肘往外拐,太子赢驷会怎么想?他上位后会怎么做? 公元前338年,赢驷继位,这意味着商鞅的好日子到头了。一般认为,被商鞅割掉鼻子后,8年不好意思出门的公子虔见机会到来,于是告发商鞅谋反。商鞅惧而逃跑,然后被追杀。 公子虔告发商鞅是极隐秘的事,不会轻易让对方知道。而且,商鞅这人树敌太多,把人都得罪光了,在朝中没什么铁哥们儿,不会有人通知他被告发了。 那么,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呢? 秦孝公死后,商鞅的保护伞没了。这时,宗室贵族的怨恨情绪公开显露。商鞅担心遭到报复,一不做二不休,带着母亲逃回魏国。不向国君报告就偷偷跑了,正好给人落下口实,说他企图谋反。对此,《秦本纪》说得清清楚楚:“及孝公卒,太子立,宗室多怨鞅。鞅亡,因以为反。”司马迁大概对商鞅没什么好感,所以这个细节《史记·商君列传》里没有,只在《秦本纪》留下蛛丝马迹,很容易被人忽略。 赢驷即位时约17岁,是个有抱负有见识有作为的国君,为什么要杀掉大功臣商鞅?有人说,他的老师被商鞅割了鼻子,是为师报仇。但这也未免太小看赢驷了,他杀商鞅的真正原因,《战国策》说得明白: “大臣太重者国危,左右太轻者身危。今秦妇人婴儿,皆言商君之法,莫言大王之法。是商鞅反为君主,大王更为臣也。” 秦孝公为什么要传位给商鞅? 其一,商鞅之法,确实使得秦国进入前所未有的富强。按《商君列传》中的说法,“行之十年,秦民大说,道不拾遗,山无盗贼,家给人足。民勇于公战,怯于私斗,乡邑大治”,“居五年,秦人富彊,天子致胙于孝公,诸侯毕贺”——连周天子都送祭祀的肉来了,诸侯都来祝贺了——再有,收复了被魏国占据的河西之地,逼得魏国将都城从安邑迁到了大梁——秦国此时或可称盛世了。商鞅居功至伟,于是孝公觉得非以国家作为奖赏无以对他进行酬谢了。 其二,在此之前,各国已有过变法,有的成功有的失败,大体而言,就算一时有成,也传不了三代,国家又衰落下去了。此时秦国变法十几年,有所成就,但最坚持者,是孝公;而老贵族们,是很不喜欢的,因为变法破坏了他们生下来就享受的种种富贵。若传位于儿子,难保地位不稳的他不会受到甘龙、杜挚等人的蛊惑,废除变法,前功尽弃。因此,从政策的延续性上讲,亦以传给商鞅使其成为最高统治者对秦国最为有利。 其三,孝公商鞅共事十几年,早已超越一般的君臣关系。在老贵族们蠢蠢欲动的情形之下,商鞅没了自己的保护,随时都可能有性命之忧。是故,传位于他,亦能使他人不敢轻举妄动,保护此生最好的朋友。 其四,他相信,商鞅若愿接位,百年之后,定会将公位又传回赢氏子孙。这是他们的默契。 而商鞅“辞不受”,亦在情理之中。说到底,自己是外国人,变法又得罪那么多人,“宗室贵戚多怨望者”,孝公一死,形单影只,变数太多,若旧贵族们联合起来反对他,就算居于高位,只怕也未必能降服他们。所以,还不如不接受。

我们知道秦国依靠商鞅变法迅速崛起,使秦国迅速强大。其实纵观商鞅变法之后的秦国历史可以看到秦国基本上处于一种不败的地位,这其中不得不说商鞅变法起着很大的作用。由于秦国大力奖励耕战,秦军在战场上见到的不是敌军,而是自己的军功,人人敢战,人人敢死。然而,变法大成之日,这场变法的缔造者,商鞅也就黄泉路近了。

图片 2

秦孝公死后的同年,秦惠文王车裂了商鞅,但却有护住了商鞅之法。关于这件事《史记》上是这样记载的“及孝公卒,太子立,宗室多怨鞅,鞅亡,因以为反,而卒车裂以徇秦国”。《 史记》将商鞅之死归罪于秦国宗室的商鞅的怨恨,秦惠文王时被迫杀了商鞅的。

可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我到觉得,商鞅是有多原因的,《史记》中说宗室怨恨,是原因之一,商鞅变法,大肆奖励耕战,匹夫可建功,奴隶可得爵,这无疑是触犯到了贵族奴隶主的利益。这还不算,商鞅变法还废除了贵族的世卿世禄制,这更是直接挑战秦国贵族权贵的势力。而贵族当中,最有实力的当属宗室,他们与国君有血缘的联系,与君权也可能关系微妙。特别是国君年少时,不说能够左右国君,至少也会影响到国君的判断。事实上,后来诬告商鞅谋反的正是秦孝公的兄长,秦惠文王嬴驷的伯父。

图片 3

其二,小编认为商鞅之死也是因为商鞅变法二十年间,开府领事,国政大事尽出于商君府。商鞅也已经权倾朝野(虽然这个词不太好听),他有这自己的一方势力,而秦惠文王则是少年君主,臣强而主弱,这也让秦惠文王对商鞅动了杀机。《战国策》有着这样的记载“今秦妇人婴儿皆言商君之法,莫言大王之法。是商君反为主,大王更为臣也。”此时嬴驷眼中商鞅,就好像刘禅眼中的诸葛亮,万历眼中的张居正,顺治眼中的多尔衮、康熙眼中的鳌拜......

本文由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商鞅变法使秦国强大,嬴驷却为何要杀掉商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