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永远的程蝶衣(哥哥)

见与不见,剑于见,好不干净。贵妃醉酒,李郎偷欢~!何必为救负心人去那游园惊梦?姹紫嫣红开遍不仅因为戏,乱世之于你我。不也是一场大戏,你方唱罢我登场毫不拘泥~!为了师兄,这点国仇家恨何足挂心?你的平安是我的一生。假使霸王死了,虞姬别谁去呀?可霸王忍心舍了虞姬留在警鸣犬吠之中,何如一剑了断今生误,奈何眼前有痴心!

   艰辛的付出总会换来回报,你和师兄终成了角儿,名动北京。你与师兄照了黑白照片,你为他画好了霸王的妆容,你更好的背弃了当初的自己妄想以此刻自己能和师兄好好的快乐的唱一辈子的戏,只是你说对了“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你和师兄终究没能一起走过一辈子。师兄有了菊仙,所以你有了袁四爷,即使你是那么的不情愿。

偏不!戏剧需要创新,革命不用本钱,牺牲总是传统,传承雨后春笋?小四跳入了那股洪流之中,也借助了洪流的作用成了玩意儿,只是霸王离心,虞姬离德。低头洒狗血,陈芝麻烂谷子的却从不干净。那把别了无数次的宝剑,却在假霸王弃如草芥中被人护在手里。菊仙她不懂戏,不懂虞姬的恨。可她有情有义!到底谁是虞姬,居然惊恐于刹那间,竟不如她。杀人何必用剑,只需一句混账话。还得是念白的架势,花脸霸王活脱脱唱了一出丑角儿,那人都不是人了,戏哪里还是个玩意儿。可换做是她,又岂能接受不爱两个字。到头来孩子没有,男人也没有。面对我的愤恨嫉妒竟没有怨怼一句,换上嫁衣一走了之。谁也不怪~!自个儿成全了自个儿,没有辜负任何人,我呢?我到底是成全了小豆子、程蝶衣、虞姬……又或者至今都不知道要成全什么

    满天的雪纷纷扬扬,母亲断然离去,弱小无助的你开始了这“戏剧”人生。严厉的戏班师傅,有爱的戏班师兄,不易的戏子生活。春去秋来,心性未定,小赖子说糖葫芦好吃,于是各怀所愿你和他奔向外面,一个角儿一出戏,霸王别姬深深的吸引了你,只是当时的你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出戏将是你的一生,它是你的爱,更是你的命!如果一切能重来,你是否愿意重新选择一条路呢?再次回到戏园,你为你的逃跑付出代价,师兄受罚,小赖子以死为交换,风波终于平息,余下的是艰苦的戏子练功生活。戏班师傅说的很对,要想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累。显贵的机会终于来了,而悲剧的序幕也完全拉开了。“男怕夜奔,女怕思凡”你就来一曲思凡吧,“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这孩子呀“唱错了!”可笑啊可笑啊,女唱思凡,为何他人认定你是女角儿哪?“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师兄也是为你好吧,你终成全了他人,终负了自己的心——“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显贵是钱权之人给的,一出霸王别姬,渐渐步入悲痛的深渊。老太监的欺辱更使你快速的走向远方的乐与悲,回戏班的路上捡着遗弃的孩子——小四更是你日后悲伤的刽子手之一!

科班第一天,上的就是玩意儿。破题儿是头一遭!那一块块叠上的砖头压着倔强里渗出的泪和汗,和着戏班的唱词,要戏好活就得上齐全!就像师兄的屁股、头上的冷水、冰天雪地里九转金炉的火丹功。那可是为了我?就如那一天天桥下破碎额前的砖块一样,那坚毅果断被师兄悄无声息的打破,碎成了渣子~!师傅说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反正是为了活着,怎么着有口饭吃就成。好在有相依为伴的师兄。

   不疯魔不成活,疯魔了又岂成活!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总关风与月!

师傅说了霸王的故事,霸王能耐,可禁不住被困垓下,四面楚歌。可他终究是幸运的,有个从一而终的虞姬为他死。师傅让唱虞姬,师哥的霸王。这是戏!身段是有了,可就差那么一些神儿~!师傅说落不过‘思凡’终极是成不了气候的。可本是男儿郎啊,又不是女娇娥。怎么能人戏不分呢?偏不改了。绝不作那思凡的小尼姑,背弃八千四万弥勒佛。

图片 1

说是说戏子无情,可造物却是弄人的!要不张府上的旧物如何落入四爷手上?辗转流离间,已避无可避。四爷有手段,可也有情谊。不知是为那宝剑,还是感于澄澄戏情,还是惶惑于乱世流年……仓惶于世间,无处是家!而师兄竟然忘记了曾经的誓言:霸王要是有这把剑早就把刘邦砍了.到时候当上了皇上,那你就是正宫娘娘了!也许师兄有了这把剑,也许就能回心转意了。好剑!可是现在又不唱戏要剑干什么?宝剑配英雄,没听说配戏子的。这是实话,当然醉生梦死中背弃了空口白牙,也是实话……

   一生喜少悲多,一生爱了一个人,戏成为你的全部,千帆过尽后,不如再唱最后一场霸王别姬吧,就最后一次,最后再和师兄唱一次,而这一次是为自己而唱!毕竟人都老了,中途戏停,再提思凡,再如当初唱错“~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这是你的看透还是不甘?然无论怎样都是一出悲剧!你的戏已唱完,虞姬一剑自刎,用的便是当初那把剑!所以最后只剩师兄了!

如今师兄也与我有十一年不曾见面,二十一年不曾同台。这是一个赤子长大成人的间隔!我还是我。他却早已点头哈腰,对谁都要加一句‘哎哟呵!’说是说‘现在好了’可回不去了,再没粉墨登场而人头攒动,角儿也成走台的了。就算老票友,见着也是相见无言。你扮着霸王,我扮着虞姬。没有垓下之围,没有四面楚歌。只有你我!可究竟斯人憔悴,似是而非!嗓子蹭出血来,余音未必绕梁。你终于还是认我是师弟,那个不曾是女娇娥,还是男儿郎的小豆子。不知是你错了,还是我错了。而我终于知道我的从一而终,是什么!命运给了一次难得的机会,为自己华丽闭幕……

   早前只是匆匆而过的影像,如今再看一遍却成了抹不掉的永恒记忆。

流年远景,虽然世道不甚好。可师傅说我们生在了好年月,没人不瞧戏的!台上是生离死别,台后却有一番你侬我侬。拿回包银,日子太太平平。成了角儿,气象当不似以往。梨园行当却还是招惹些是非的。袁四爷一句有点意思!那可平白开不得的金口,霸王回营得七步,懂戏!有大拿撑着,这台子稳妥些最少也护着师兄弟的饭碗才是。可师兄混不吝,一壶花酒配上四爷一丝窃喜,这戏不就更有意思吗?

   并非命中注定,也是世事所困。只有自个儿成全自个儿,你才是那独一无二的角儿——虞姬。然成也虞姬,败也虞姬!垓下自刎,葬于戏中,从此再无悲欢。

命运教人求生死,事事不解身前故。一心解脱,可凡间总能玩弄那些不得已的人和事。终究师傅不能眼看着我俩断送了前程,这拉扯总在一念之间,师傅用最后一口气成全了丈夫有泪不轻弹。老人家不管你不说你我不是我,世事总不放过那些有自个却不由自的人。姓段的仗剑却不唱戏,姓程的葬烟离了霸王。他只知道当初都是那么苦,那么难,焚心以火才成全了两个角儿。不能白白葬送了!伤心之处是京戏不能在他手里亡了。

图片 2

本文由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霸王别姬——永远的程蝶衣(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