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花絮

片中原本有一场休·格兰特和艾玛·汤普森的吻戏,但后来被删掉了,因为汤普森写这个场面仅仅是因为她想吻休·格兰特。 据艾玛·汤普森回忆,当拍摄片中布兰登上校(艾伦·瑞克曼,他还演过《哈利波特》里的斯内普教授)骑马走近埃利诺和玛利安时,很多次的拍摄都被马给搅坏了。因为那匹可怜的马得了胃胀气后来同期声经过处理去掉了那些放屁的声音。 剧组人员不得不经常跟英国那变幻莫测的天气作斗争。 电影是1995年4月19日开拍的,而艾伦·瑞克曼1995年5月1日才加入剧组,他第一天上戏,却出现在电影的最后一个镜头,完全一头雾水。 当哥伦比亚公司把艾玛·汤普森的剧本拿给李安时,他还从没读过任何一本简·奥斯汀的小说。 《理智与情感》是李安第一次拍大联盟的片子,第一次和真正的明星合作,也是第一次和如此专业成熟的班底合作。他不仅要和演员斗,还要跟摄影斗,每个人都是学富五车、阅历过人、伶牙俐齿的,用他的话讲:“我一直在‘挣’我的权威”。

20岁才能看懂电影,38岁才拍第一部商业电影,45岁才对父亲说:“我找到职业了!”50岁还经常为不知如何拍戏而哭泣。2013年2月,59岁的华人导演李安,凭《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二度拿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被问及成功的经验时,他以一贯的慢强调说:“我笨,笨让我时刻警觉,充满斗志,关键是,笨让我慢下来,而电影需要慢心态!”

老爸的笨儿子

1954年,台湾屏东小学老师杨思庄挺着7个月的大肚子,急急下楼,一不留神摔倒在楼梯上。巨痛袭来,丈夫李升将她送往医院,检查表明,大人伤得不轻,但孩子没事!杨思庄惊叹孩子好皮实!李升则担忧,该不会是脑袋不灵光,感受不到痛吧!一语成谶,孩子生下来后,果然反应慢,说话慢吞吞,行动慢吞吞,身高变化也极为缓慢,任凭李升夫妇求医问药也无济于事。

这个取名叫李安的孩子,反应慢不说,性格还特别倔。小学一年级时,一次跟父母到别人家做客,他不跟这家的小孩玩,却盯上了他的狗。大人们说话正欢的时候,突然听到李安一声惨叫,冲出来看时,狗死死地咬住了李安的头部。父母魂飞魄散,将狗打走,而李安的眉骨处和脸颊已经被狗尖利的牙齿刺穿,血流满面。

主人家十分过意不去,不明白平日里十分温和的狗,为什么突然野性大发,他们活活地将狗打死。李安听说狗死了,便跑到埋狗的地方竖起了一根棍子,主人问为什么,李安说:“我来把棍子还给它!”

原来,那天狗坐在一根棍子上,他奇怪那是根什么样的棍子,便去抽,狗却以为遭到攻击,所以张口就咬。狗主人伤心地说:“这狗相当于我们半个儿,你早说啊,我们以为它得了狂犬症才打死它的!”

被冤死的狗,在李安脸上留下了两个疤,脸颊处的疤痕歪打正着,凹进去像个酒窝,以后只要听别人说:“李安,你酒窝真好看时!”,他都会冷冷地纠正:“是疤!”

李安读初中时,在中学当校长的李升,费钱费力,对儿子进行各方面的培养,然而李安成绩差到极点。一直到磕磕绊绊上了李升当校长的台南高中,李安都看不出有什么理想,他不仅在家里不跟父亲说话,在校园里看到他,都远远地绕开走。

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高考的时候,李安果然没有考取。李升强硬地逼着他复读。他给李安请来家教,一对一辅导。其中辅导数学的,是一个年轻老师,他喜欢艺术,经常跟李安一起听古典音乐,有一次,还带他去看瑞典导演拍的电影《处女泉》,第一遍,李安没看懂,然后再去看一遍,李安还是不懂,问老师什么是表演。老师举例:表演,就要装,装得越像真的,就越是好戏,生活跟戏相反,越装别人越讨厌你!李安疑惑道:“我从来不装,也没人喜欢,难道我过的不是生活?”老师觉得他问得有意思,这孩子只是看上去笨,思维倒很奇特。

但第二次高考,李安的数学居然只考个0.67分!李升失望透顶,老师也难以置信,而李安连生气的机会都不给大人,他消失了,让大家上天入地寻找,好不容易找到时,他对快急疯的李升说:“我要去学戏,学表演!”

虽然,李安考上了戏剧学校,李升却感到很伤心。有一年暑假,李安参加了环岛巡回公演,累得又黑又瘦。父子俩吃饭,李升就开训:“什么鬼样子,巡演跟跑江湖耍马戏有什么区别,为什么不好好读书,将来当戏剧教授?”李安回应:“戏里边,爸爸打儿子,如果一个耳光下去,儿子马上认错,就不算好戏,要看好戏,儿子就不能认错,就是要跟爸爸吵,然后再冲出去,我如果什么都听你的,将来也不会有什么好戏看。”

李升气得直瞪眼,杨思庄赶紧安抚丈夫,觉得至少李安和他们恢复对话了,身高也长了不少,反应是慢点,不过为了理想还是很能吃苦的。

妻子的笨丈夫

1977年,服过兵役,谈过一场失败恋爱的李安,违背父命,申请到伊利诺伊大学戏剧系就读。一次留学生聚会,大家讲起申请留学的经历,李安说他邻居家的孩子读的是伊大,说戏剧系有一栋很大的剧院,非常神秘,就是为了看这个剧院,李安才申请到这来读表演的。

一个叫林惠嘉的台湾籍女生猜李安肯定去过剧院了,哪知李安回答说:“还是没有,我没想过到美国来,是要用英文表演的,而我的英文刚够上市场买个菜,所以压根没有分到表演组,而是导演组。”林惠嘉听了发笑,于是好奇导演课的内容。李安说:“我不知道,我是来学表演的,为什么要听导演课?”林惠嘉觉得这人真够笨的。

好在林惠嘉是一个特别的女孩,学生物药学的她,认为李安像显微镜下的细胞一样,每一点细小的变化,都会真实地表现。她爱上他笨笨的努力和真诚。恋爱后,李安的笨拙可没少带给她麻烦。在他终于想清楚了要去纽约学电影导演后,两人便有了离别,这还不说,李安玩命地学习,学到兴奋处,不管是凌晨还是深夜,都会给林惠嘉打长途电话。

林惠嘉在电话里批评他吵了她的瞌睡,他承诺不再打,但下次依然如故。弄到后来,林惠嘉接他的电话,都只“哦哦”地回应。1985年,李安向林惠嘉求婚,但婚后,李安一直没有拍片的机会,刚开始,他还经常谈理想,窝在家里写剧本,到后来就发展到只知道做饭带孩子了,好不容易变开朗的性格,又逐渐自闭。到38岁时,李安已经吃了6年软饭了,大度的林惠嘉也着急起来了,一方面,做药物研究收入并不高,她独自养家特别艰难,另一方面,李安经常长时间发呆,这样下去,他不垮也要疯掉。

看在他曾拿出过两部优秀毕业生作品的分上,圈内的朋友帮忙,帮他谋了个副导演的差事。不料在片场,李安只有两种状态,一种是思考,一句话都不说,想得太投入时,连走路都横着走,不是撞倒东西,就是撞到人。而当他认为想明白了时,就找到导演,说这个情节应该这样处理而不是那样,下个镜头应该怎样等等,说到激动处,恨不得将导演从椅子上拉起来,自己一屁股坐下去。

本文由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幕后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