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ined

其实一直到最后你还是抱着小小的希望的,眼见着有关部门来救你了,老婆终于打电话告诉你她爱你了,连背景音乐都变得磅礴起来,一个人战斗的主旋律终于回归HE的调调了,导演还是没能一虐到底,导演还是选择了治愈系。
结果……

Contained,从容的,包含的,容纳的。论及这部电影,大概要翻译成“被控的”。
这个词出现在唯一的演员及男主角Paul和CRT人事主管的对话当中。人事主管说希望Paul现在的境况不要对外过于声张,Paul回说我现在的境况就是被埋在一个棺材里,是非常TMD“被控的”。

sorry啊Paul,我们真的sorry啊……

如何被控?
主人公的身体是”被控的“:就一个棺材,沙子能自由活动,蛇也行,就他,只能保持躺着或者趴着的姿势。电影里特意用了两段很长的很痛苦的镜头描述Paul是如何在棺材里“掉头”的,就是要让观众也深刻感觉到,您真的被死死地埋在哪儿,哪儿也去不了。

怎么了?

与外界的交流是”被控的“:一部Blackberry,三格电,还全是阿拉伯文。只记得家里电话,打过去,一直电话录音;打了911,打给了FBI,打给了自己的东家CRT,还打给了得了老年痴呆的妈妈,结果——被认为是开玩笑,被问及社会保险号码,被解除合同,被差点没认出来。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个在伊拉克专门营救人质的负责人,弱弱地问他是否有成功救出过任何人,影片最终的答案是有救出一个,只是不是Paul而已。相信很多人都会边看边骂,骂政府无能,骂有关部门不作为,骂公司落井下石,甚至骂老婆出门不带手机。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导演安排的手段,目的还是控制你,让也许在影片一开始就知道Paul死定了的你,还会眼巴巴地把他的遭遇看下去。至于有关部门的不作为,我想问,如果你和咱们的有关部门比比呢?

……我们找到的是Mark White。

故事的发展是“被控的”:绑匪居然还打来电话了,原来不是光要我死,还要钱?9点前,500万/我不是恐怖分子,我只是无家可归需要钱的穷人/那100万,你先拍个视频/那先给你看你同伴怎么死的——@#%!¥……@¥#%&@/然后再给老子剁个手指……再看看美国拯救大队那边:美国政府不与恐怖分子进行谈判/为了省电,请把手机调成铃音模式/救你出来是我们的首要任务/我们找到了你的信号,已经离你非常近了/再坚持3分钟/快挖,赶紧的/Paul你要撑住/快打开棺材/对不起,Paul,这不是你的棺材……自己这儿呢:打火机会不会把氧气烧没了?/怎么把电话调成英文呢?/蛇是怎么进来的?/手电筒怎么这么多毛病?/老婆怎么还不接电话?/到底有人在乎我的生死吗?……这部电影,就是这样多线程地交代故事,吸引你的神经跟着紧绷,我记得Paul还是个焦虑症患者,换做是我还不如自己吃药的时候噎死得了。

啊咧?Mark White?!

我也很庆幸自己没有看电影介绍就去看了这部片子,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部血腥的惊悚片呢。从电影一开始,观众就会上当了,我靠,怎么字幕都过去20秒了,还是黑的?之后就开始琢磨,不会整部片就这个家伙在这棺材里就没了吧。。。还真TM是!但整个观影过程中,你也就最多能跳出来设身处地地想一想,自己如果发生同样的事件,会先拨电话给谁。导演真的很敢拍,而且毫无疑问,他成功把所有观众控制在这个故事圈套中了。

你想起来写在棺材顶上曾经给予你小小希望火苗的Mark White,那个传说中被救出来现在应该在上学的医科学生。

关于结局我还想说一点,最后被营救到的,是之前被拿来糊弄Paul的一个熟悉的名字,Mark White,那营救队长最终起码没有再糊弄他,而是老老实实地说,对不起,这是Mark White。而Paul听到之后,随口回应着“ok, ok, ok..."然后他又开始像影片前段有一个场景那样,慢慢地调整自己的呼吸,仿佛这样才是解脱一般。可不是么,”多么奇怪的感觉啊,“ Paul说,”预先知道自己会死“,这是之前他和营救队长电话里说的一句话,这样的话,或许最后真的死了,才是应该的吧,更何况,多多少少因为自己,一个同样可怜的年轻人还得救了呢?

你连骂fck的力气都没有了,因为下一秒你就要挂了。

2011.01.15
@Beijing

从棺材中醒来就一直处于绝望和希望轮流掌控的局面中,说不清多少次拿起那个倒霉手机拨号码,老婆公司FBI国防部老妈还有老婆的闺蜜,你是多渴望听到一个人声音,可是回应你的不是该死的电话答录机就是有关部分镇静的不像话的冰冷语调。

Paul啊你要保持冷静啊你没必要对我吼啊先生。

FCK!FCK!我都要死了还让我保持冷静!!!

你想象着那帮坐在空调办公室里喝咖啡的家伙,他们公事公办的冷静语气不会因为电话那头是个被活埋的同胞而起波澜。毕竟你爸谁也不是,你就是个卡车司机,一个倒霉透顶的家伙。

你心里是知道的,知道他们会救你,但不会“尽一切努力”救你,你明白你会成为他们口中的“倒霉蛋”,人家顶多唏嘘一会儿,然后继续对这个国家的占领。

但你渴望听到一点人的声音,哪怕是一点点的安慰,或者善意的谎言。

“求求你们,告诉我你们正在救我!”

那边停顿片刻,一个带英腔的家伙告诉你“是的,我们在救你……另外……不要告诉媒体啊!”

本文由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Contained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