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强迫性洁癖——对主人公病症的分析

这是一部好看的电影,现实中的休斯也是一个传奇,这里,并不想讨论这部电影及关于休斯的故事,想谈谈休斯的强迫症。

这是一部很有故事情节的电影,不过,我并不想讨论电影中的故事,而是想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一下主人公的病症。

体现在休斯身上的,并不只是强迫症而已,还包括他的多疑,语言的失控。首先要提到的,应该是他的恋母情结。整个影片大概有三个关于小时候母亲为他洗澡的镜头,片头与片尾,以及中间他患病时。母亲为她洗澡的画面是温馨的,那种氛围,更象是一种情人的关系。整个影片并未出现休斯的父亲,这也把焦点集中在了他与母亲身上。注意一个镜头细节,母亲的手轻柔地在他腿上滑动,他浑身微微一颤,那应该是母亲的手触碰到了他的生殖器,他脸上呈现的是极复杂的表情。另一个细节,休斯后来随身携带的香皂盒,正是小时候母亲给他洗澡时用的,这有一种深深怀念的意味。他患有洁癖,用香皂不停地洗手,这实际上是一种手淫的变形,他手淫的实际对象即是他母亲,用他母亲曾用过的香皂盒装的香皂,他洗手时与他母亲帮他洗澡时的情景非常的相近,他不可能对他母亲表现他的性冲动,并且他也不愿承认这样的事实,所以,这就转变成了强迫性洗手(当然,强迫性洗手同时还有其他含意,下面会谈到)。他在最受打击最消沉的时候,他的女友爱娃出现了,爱娃鼓励他去面对现实,对他讲了一句话:“把你的脸好好洗一下,把你的手放到水里去把肥皂冲掉,我就呆在这,哪儿也不去。没有东西是干净的,霍华德,我们尽力做到最好,不是吗?”这种语气正象是母亲对儿子的语气,而休斯表现的正象是个孩子一样。促使他去“听话”重新振作起来,是因为他对母亲的爱,而爱娃正是一位象她母亲一样的女人。另一个可以说明他的恋母情结的,是在片尾,在母亲为他洗 澡时的镜头中,他所说的:“等我长大了,我要开世界上最快的飞机,拍世界上最宏大的电影,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这象是志愿,也更象是誓言。母亲说:“你不安全。”但这话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他可能会理解为母亲没有安全,所以,他的这未说完的话的意思是:“我会保护你的。”看一看他对他的女朋友,他有所疏忽,但他是全心爱她们的,他是全心为她们付出的,在Katharine离开他之后,他还默默收买下有关她的不良的图片,实际上,在他眼中,他身边的女人都是他母亲的影子。他对他身边的女人有种控制欲,比如安装监控器监听她们,而这只是他不想失去她们的一种极端的表现。

笼统地说,主人公患的是强迫症,而我给这种病症起的名称叫强迫性洁癖,只是从症状表现上而定的,因为,还有一种我们所熟知的强迫症——强迫性洗手。可以说,强迫性洗手与强迫性洁癖,在成因与表现上都非常相似,只是略有差别而已。

他后来语言失控,总是不自禁地说话,这实际上是他潜意识的表露。我把潜意识比作是河,把显意识比作是岸,一般情况下,河水都是在岸里面的,但是,如果河水暴涨的话,河水就会冲出堤岸,这种情况正和休斯的语言失控一样。他的潜意识冲破显意识的限制,从而主导行为,在我们看来就是语言失控,就是不正常的了。也许片尾语言再次失控时,可以说明这个问题。休斯不停地说“未来之路”,而这是有关他的理想的——他对他所爱的母亲的承诺,这是一种强大的动力,源源不断地泉源,正是这种动力使他创造了一个个的奇迹,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磨难。这种动力促使他不断地增高堤岸,当他稍有停滞,他的潜意识之河就会冲破他的显意识堤岸,于是就语言失控了。

先看一下电影中男主人公的病症表现:强迫性关门,每次开关门都要数三下,洁癖,不允许自己房内有一点脏东西,游泳池中落有两片叶子,便赶紧捞起,当他没有及时吃他的药后,他的症状加重,开始不停地清扫自己的房间。他怕光,出门要戴深色眼镜,见到光就头晕。

再来说一说他的洁癖与强迫性洗手。他的洁癖的形成有两个原因,一个内因,一个外因。内因是就是他小时候她母亲对他讲的话,那时是在1913年霍乱盛行的时候,母亲告诉他,要小心病菌的感染,他是不安全的。外因是,他的事业中遇到的各种阻力,外来的对他的攻击,这如果病菌一样危害着他。所以,他对什么东西都很在意。而这种在意似乎又表现出一种完美型的性格,这种性格的形成又与他的恋母情结分不开,因为他要让自己强大以保护自己的母亲,所以,他凡事都要做到完美。工作方面,他表现出极端的完美,而在生活上,就表现出洁癖。洁癖一个是缺乏安全感,防止伤害,另一个原因是拒绝不喜欢的东西。影片中当Katharine离开休斯之后,他烧掉了他所有的衣服,大概是因为这些衣服都沾染有Katharine的气味。这就属于前述的这种情况。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在许多人的身上,两个恋人分手后,彼此可能会丢掉与对方有关的所有的物件。

在影片中,两位心理医生前后给男主人公吃的药都是“假”药,并不是针对他的病症的,他之所以吃后感觉良好,只是心理作用,因此,可以肯定的是,他得的是心理疾病。

关于强迫性洗手,前面已经提到,强迫性洗手的一个原因是手淫,其手淫的对象是母亲。当然,并非所有的强迫性洗手都有手淫的象征意义。一般来说,强迫性洗手想要洗去的是一种罪恶感。休斯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想要洗去的就是他爱恋母亲的罪恶感。当然,他同时患有洁癖,所以,洗手也就有与洁癖相同的原因,即避免伤害。内因如同种子,外因则是种子成长的土壤,所以,如果没有种子,既便是同样的环境也未必会造成强迫性洗手,这就是为什么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患强迫症的原因。而外因则未必和内因达成一致才形成病,只要是能产生罪恶感的事件,都可能诱发内因而形成强迫性洗手,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强迫症的内因是孩童时期,而病症的形成却是在成年之后的原因。

不管是强迫性洗手,还是强迫性洁癖,其动因都是一样的,就是想去除掉自己内心的罪恶感。就这部电影来说,主人公当然是这个原因。他从事的是骗人的职业,这是一种罪恶的职业。虽然显意识里他并不在意自己的行为,但是,他的潜意识里排斥这种罪恶感,其结果就形成了由潜意识主导的洁癖,其内在的含意就是想去除内心深处的罪恶感。

最后需要说明一点的,凡是有不寻常的症状,也可能会创造不寻常的事情,这在许多的伟大人物身上都可以得以证明。当他们在某一方面极缺失时,他们就会在某些方面表现极为突出而加以补偿。

就主人公的外在表现也很好解释。房间可以看作是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清扫房间就是清扫自己的内心。阳光可以象征正义,光明,因此,内心罪恶的人当然害怕见到阳光。门是内心与外在世界的通道,强迫性开关门有站在现实与心灵深处徘徊不定的意思:他想进入内心深处,但不愿面对内心的自己,在现实世界中活出真实的自己,却又不愿面对现实,不喜欢现实中的自己。

本文由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关于强迫性洁癖——对主人公病症的分析

相关阅读